第十八章 敲不开的心门

作者:墙头草 | 发布时间:2016-10-03 11:11 |字数:2160

????打他们敲门后,就后悔了。这老板长得太有特色了,身板细瘦如同枯竹,尖嘴猴腮,獐头鼠目,留着一把很滑稽的八字山养胡子,目光极其猥琐,不停地在云舒和皇甫熔身上打转,那双小眼睛滴溜溜儿地转着,一看就没安什么好心。最可气的是,他竟然视她如空气,典型的色狼。

????云舒被老板看得浑身不自在,捏着拳头直想送他一双熊猫眼。寒着一张俏脸,伸手道:“把钱退来,我们要换另家。”

????来时,接待的是位少妇,瞧着不象是奸佞之人,而且看了看四周环境和房间的布置,很整齐简洁,这才安心交了定金入住。没想到,转眼换,老板换成了男人,还是一个好色、心怀不轨的人。云舒很后悔,半刻钟也不想多呆,只想要回钱和马,换投一家。

????老板也不急,胸有成竹地说:“各位客官,相信我,除了此处,你们再也找不到别家可以寄宿。”

????“哪来这么多废话,把钱退来!”云舒很不想和老板说话,愤怒道,“明明瞧着是位妇人,怎么一转眼就换成了男人。快点把钱和马还来。”

????“慢着,云舒!”楼暖晴打断云舒的话,慢慢上前,笑着看向老板,右手一挥,隔空击碎了门前右边的石狮子。很满意地看到老板目露惊讶,畏惧地给他们让出路来,并收敛起色眯眯的眼色。

????这一招敲山震虎很成功,让老板变得老实多了,就连皇甫熔都被她这招吓了一跳。楼暖晴知道有人跟着,退了这处地方,再寻另外的住处,难免和跟踪他们的人碰上。好不容易甩掉,怎么能再自投罗网。

????看看碎了一地的石狮子,楼暖晴再次向老板施压,邪气地说,“知道你不是个好人,收起你的邪心思,如果敢耍什么花招,你的下场就会和它一样。”

????“瞧姑娘说的,我还过是想租些客房给路人,挣点小钱养家糊口,哪有什么邪念心思。”老板吓出一身冷汗,知道眼前的客人会些武功,不敢造次,殷勤地将几人迎进屋里,向里屋大声吆喝,“臭婆娘,客人来,还不敢紧备些饭菜,快点上菜,不然老子抽死你。”

????随着他的一声吆喝,一位穿着素衣,打扮朴素的妇人从屋里战战兢兢地走出来,害怕地望了眼男人,被男人目光一凶,颤着身子轻声道:“饭菜都备好了,客人里面请。”

????云舒一瞧,是白天见过的妇人,不高兴地瞪了眼老板,走上前开口问道:“他是你什么人,那样骂你都不还上两句?”

????“回仙子,她是我婆娘,没见过世面。”老板一边讨好地回话,一边回头凶妇人,“还愣着做什么,赶紧去给客人烧水,像个木头人似的,看着来气。”

????妇人没有开口说一句话,在老板的厌恶下转身进屋。

????皇甫熔看不过去,为妇人抱不平,愤然道:“你是怎么做人家相公的,连一点男人的风度都没有,对自家娘子呼来喝去。娘子娶来是让人疼的,不是让你打骂的。混蛋,你简直是个渣男。”

????他的话极得楼暖晴和云舒的喜欢,两人在他的说教中频频点头,竖起大拇指夸他骂得好。被骂的老板有点懵,然后鄙夷地看向他:“不过是个过期妓女,我能养活她就不错了。”

????啊咧,这家伙说话怎么很欠抽!

????“啪、啪、啪”三声重响,每人给了老板一巴掌。皓儿指着老板,拍拍着小手高兴地叫着:“打得好,打得好,他是个坏叔叔。”

????这三人俨然不知这样会给自己带来灾祸,老板只敢怒视不敢多言,更不敢将他们赶出去,除非他不想活了。只好憋屈着,心里寻思着如何报仇。

????终于,他等到了这个机会。

????用过饭后,楼暖晴梳洗完,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,将脏衣服丢给皇甫熔洗,吩咐道:“皇甫熔,我有事要办,你洗完衣服后赶紧睡,不用等我回来。”

????“去哪里,干什么,就不能等天亮了再出去吗?”皇甫熔很担心,怕她会出事。

????如今离凤城越来越近,柳家的人很快就会找到他和皓儿,少了她的保护,他怎么可能睡得着,除非是不要命了。

????“不用担心,我很快就回来。”楼暖晴知道他很害怕,心里一软,差点放弃出门调查跟踪者的事情。后来,忍住了。

????“可是……”皇甫熔知道她决定的事不容改变,犹豫了会儿,试探道,“可不可以带上我和皓儿?”

????“皇甫熔,你能男人点吗?”对于他的怯弱,楼暖晴很生气。无论她如何强势,也是个女人,幻想着被男人护在怀里的那份安全。现在的他像个孩子,完全失去作为男人的气势。

????皇甫熔愕然,望着生气地的楼暖晴,心里一阵抽痛。有时候他都鄙夷自己,恨自己的无能为力。可是,那又如何,命运是老天给的,他连一点选择的机会都没有。他是二十一世纪精明能干的亚博哪个游戏容易赢钱,与他人竞争,他无所畏惧。可现在,他穿越成为小婴儿,在漫长的成长中,渐渐磨灭了他的一些脾性。在这个不公平的社会环境里,地位决定一切,他生来没有比别人优势的地位,注定要白手起家,可是,面对着亲人的追杀,抱着皓儿四处逃窜,他连白手起家的机会都没有。

????“如果你没有武功,没有地位,成天被人追杀……”皇甫熔被擢到痛处,言语里忘记了隐瞒。

????“被谁追杀,你在说什么?”楼暖晴惊讶,知道他在说真话,只是说得很凌乱,还得让人费力整理一翻,而且还没有说完。难得他会敞露心扉,机不可失,决定打铁趁热,诱他说出一切,“皇甫熔,你慢慢说,你对我隐瞒的什么?我们已经是夫妻了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说出来,我才可以帮你。”

????“你不是有事要外出吧,赶紧去吧。”皇甫熔回过神来,慌张地将流露的心情收敛回来,淡淡地笑着,“刚刚的事,是我不对,有点无理取闹。对不起!”

????“你……”他如客气,让楼暖晴浑身不舒服,感到陌生,心有点痛。她明明很想帮他的,他确不肯相信她,对她说实话。

????“衣服别洗了,早点睡!”她找不出什么话来,匆匆丢下一句话,拉开门离开,刚迈出门一步又停下来,背着他说,“皇甫熔,我希望你能相信我!”